• 妙鲜包记

    2008-05-20

    Tag:
    今天我要用妙鲜包给我自己洗个澡,反省反省,太他妈2了
  • 崩溃

    2008-01-14

    Tag:
    每天,每天,每天,每天,每天,每天
  • 什么是留学生

    2007-12-26

    Tag:

    这几天终于感受到什么叫留学生,好崩溃,现在家里住了3个人,好挤哦,昨天晚上一直都没睡好过,再说一次好崩溃,感觉怪怪的,但是也很好玩,反正就是很怪,很想快点上课,回学校,看来他们说的是对的,在国外读书的却很无聊,不过我打算一拿到长居,就开始活动一下。认识了些新的朋友,jo, ewa,扁头,石头,啊,还蛮怪的,因为他们之间关系很复杂,又很简单,我是新来的,他们事情还蛮多的。有一个学长整天要讲电话,还有个学弟要跟我学软件,女生都在忙party啊什么的,我好晕,不是很喜欢这里的party好闷哦,还是喜欢学校的soiree比较开心,因为都是自己学校的同学。

  • 挤出去

    2007-11-11

    Tag:

    昨天从杭州回到北京,没想到居然觉得北京又熟悉又陌生,在杭州也是,很想念的虎跑,很想念的龙井山,居然没有心情去体会,还是头一回有这样的感觉。一向都是飘着的感觉,突然间。再次见到徐山叔叔,他真的老了很多,好像有5年没有见到他了,在德国很匆忙的生活,让他变成的这样的吧,在和茶馆的林子里钻,居然没有好奇感了,而是聊斋了,挺不知所措的,是因为我发生了什么吗?

    看到幸福的人依然幸福着,虽然幸福是那么无聊,但它就是不会属于我,不是不幸福,而是有些东西一直在我身体里起着作用,已经麻木了,换成痴傻的笑了。

    和静静睡了3个晚上都没听到她打呼噜真是奇迹了,还有她的弟弟,我老以为是她的侄子,虽然已经1米8多了,可是脑子里和说话都跟小孩子似的,也没有画画的人的流氓气质。我和静总是那么合拍,我想我们应该还是蛮有缘分的。

    见到舒扬了,一个蛮特别的小孩,充满了矛盾,但又保持表面平静的,一笑起来眼睛眯眯的,那双眼睛不知道有多坏。可是老娄给他做心理治疗的时候,居然眼睛居然黑而空洞,蛮吓人的。

    其实我倒没什么对死亡的恐惧,对这个问题想的很少,看到舒扬的眼睛和老人一样的手,还是有些惊心的。

    在回北京的飞机上,看到一对年纪很大的洋夫妇带着一个很可爱的中国小男骇,大概只有3岁。手里捧着小飞机,又是洋爸爸拿着小汽车,洋妈妈抱着,手里是旺旺小馒头和香蕉片的,脑袋撞在软软的皮椅背上,不停地闹着,开心地要命,快下飞机的时候,居然睡着了,肥都都的右边脸,倒在洋爸爸的大手上睡着了,脸红红的,嘴唇湿湿的,都红到一起去了,别提有多可爱。洋爸爸和洋妈妈说的都是洋文,小孩硬说的是中文,好像也没什么关系,大家总是能弄懂的。想吃的时候就把头伸给洋爸爸,嘴接香蕉片,洋爸爸时不时自己也吃一块。洋夫妇都很瘦,尤其是洋爸爸,臀围小的大概只有28。邻座的说,最近经常有北欧人收养中国小孩,顺便带了句,领养一个很贵的,要好几万呢,反正这么小,养大了是有感情的。

    下飞机的时候小孩还睡在洋爸爸的大手上,洋爸爸一动也不动,生怕弄醒了他。看着他,我也很开心,心里很是羡慕,居然还有点妒嫉。拎着沉重的包,准备挤出去了。

  • 飞檐走壁

    2007-11-03

    Tag:
    今天和50后的大叔大婶吃饭,大叔说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,关于北京的雍和宫,原来雍和宫曾经是东厂的地盘,里面聚集着武林高手,飞檐走壁之人,在他们那一代人看到的是历史,是传说;而翻了翻90后的小说,——钻石王小五之类的东西,还真是可爱,在他们看到的是幻想。想起来作为80后的我,似乎要看的东西还真是多,整天跟白吃一样的。下午在家做设计的时候,觉得特别的二,怎么都做不下去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• 影子

    2007-10-25

    Tag:
    前一段时间,总在屋子里看到一个影子,挺害怕的,我也没敢说出来。去了庙里上香,不过她没有和我说什么,而是叨扰了小肥,于是我们就去见了阿訇,回来点了香,就没事了。我们还去了戒台寺,吃了蛋炒饭蛮开心的。那是我见过的最像南方的寺庙,真神奇!也许如果北京没有被作为皇宫的话,北京会像南方一样干净,清新,可爱。我和小肥都好像是比较容易招鬼的人,真的还是小心啊,千万别做恶事咯。
  • 妖魔

    2007-10-20

    Tag:
    妖魔已经横行了几千年了,作为今天,发现自己也逃不掉的厄运。作为女人,妖魔的化身,不进则退,必须要修炼的,不然就是无用的,而用力不得当,没有意志,没有自制能力就会走火入魔,让自己的身体达到不可超越的界点,是年龄带来的,还是自我毁灭的特性所带来的,原来像男性的并不是刚毅的眼神,而是坚定的意志。

    魔贵有恒
  • 2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臭美的人
  • 双双姐

    2007-10-15

    Tag:
    昨天双双姐来我们家了,跟我聊了半天,小肥一直在画画,好昏啊
    她抽了一包又一包的烟,真是。。。
    她也是80后的,曾经的小端的女朋友,很喜欢话剧
    我前一阵子刚学了点抽烟,一抽2口我就晕了
    我的半包520也被她消灭了,我半年的烟量啊!
    这是她第2次来家找我
    每次都有些新的事情,让我头晕脑胀
    最后埋在电脑里呆着
    我给双双姐画的头像

  • 上香

    2007-10-14

    Tag:
    今天阳光棒死了,我去上香了
  • 版本龙一

    2007-10-14

    Tag:
    他是我最喜欢的日本人

  • newyork city

    2007-10-13

    Tag:
  • high

    2007-10-11

    Tag:

    high这种事情很说不好,太high了就会干巴,不high呢,没什么意思,也干巴;滋润的还是中间派吗?还是服从者,这种事情说不好。

  • 老方

    2007-10-09

    Tag:

    昨天梦见老方,我们一起去看了个展览,就是ART BEIJING 还有小克,我们都觉得那个展览很差,然后我们出来了,老方和我并排走在一起,有说有笑的。后来我们3个上了辆公交车,我们在上海。转眼,到了杭州,在老方家,他家很大很乱,很脏,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的,墙壁和地板都是水泥的,像是一个很大的仓库。我直接去洗了个手,特地看了看老方的电脑,我想,他写博客和写诗的时候是什么样的。在敞开的脏兮兮的卧室旁边,一个白色已粘了很多灰尘的电脑。所有的房间都没有门,有一条很长的走道,什么都没有,灰色,黑漆漆的,像是要下雷阵雨的前期,走出了三三两两的学生,黄海兰叫我们去吃饭了,她还是留着我考高中时候的发型,中发留海,那时侯好像是老方他们结婚的时候,我们很迅速地吃着饭菜,并不多,小克把一个鸡翅夹起来,舔了几口,扔到我碗里,说:吃,这个不错。我惊了:神经病啊!把鸡翅夹吃来扔还给他。突然小西来,她刚下班,满身珠光宝气,居然像我妈妈,我让她在我旁边坐下,她也开始吃饭了,可我已经饱了。老方看到他的一女个学生和她的男朋友,说:你们2个不好好学习,男没才,女没貌的。那女学生居然很生气,回骂:关你鸟事!一转身,拉着她的男朋友走了。


    吃完饭,黄海兰带我们去坐车,527,他们都上去了,轮到我的时候,公车的门槛突然变得很高,让我很害怕,爬不上去,黄海兰说:快啊,我醒了。

  • 做梦

    2007-09-27

    Tag:

    做梦这个事情太说不准了,

     

    离开曾经生活的地方已经10个月了。我又在府院,家的附近转悠,天色很白,静静在楼下洗菜,她买了很多的蔬菜,说晚上要请人吃饭,我问是谁?她说是田园,我就觉得奇怪,她干嘛要找那个女人来家里吃饭,真讨厌,特碎的人,我就不想帮她洗菜了,我说我要回房间去睡觉。我就上了顶层去休息,心里想着看看曾经住的房间,就算已经全都搬走了,于是我推开门,心里一怔,全都在,所有的东西,突然有人从我房间的越层跑下来,天哪!我的房间什么时候有越层了,一个裸男围着一块浴巾,正追着一个裸女,他们传过了我,一闪而过,像个3d电影,我想走进去,可是突然间我出现在府院附近的一条小路上,有很多的植物,很荒野,像在乡间。天还是一样的白,菩萨的咒声响起了。

    我醒了。

  • 2007-09-12

    Tag:

    我和肥肉在浩沙游泳,他跟着教练在岸上练习,我也想下去游会儿了,一转头,发现在20米的泳道里有一艘穿,正撒着网,在捕人,游泳的人一个个被捕捞起来,但没有人惊恐,所以我就也没当回事,跳到2泳道里去游,当我“噌”地跳进去的时候,居然没有水,可我明明在岸上看到有水的,我的脚摔了,却看到前面的人还在游,但是没有水,他带着个骑单车的帽子,在没有水的游泳池里前进,游空气。

  • 中学的一面墙

    2007-08-07

    Tag:
    在操场的旁边还有个神仙姐姐在拍照
  • 毕业创作之-website

    2007-06-15

    Tag:
  • 拿鸭的小孩子

    2007-04-01

    Tag:
    随便做着玩
  • 笨蛋

    2007-02-11

    Tag:

    无中生有的情绪要好好改改,平静一点。笨蛋一点。

  • 好臭美的说
  • 今天我是条鱼

    2007-02-02

    Tag:

    看到一个穿白衣的女子躺在我的床前,很优美的身体,我总是忍不住地在想像,把她的衣服退去是什么样的,她躺的地方是一张钢丝床,身体发白,头发很长,又黑又长,一直挂下来,脸也长长的,她在和我说话,我听不清楚那是什么,可是她很丰满,她不是灵魂,是一个电视里的角色,不知道是哪本电影里的,我试图去触摸她,可我又害怕她觉得我是个同性恋,于是我只是把她肩头的一块绿色的肩带取了下来,轻轻地。

    小肥好像就在隔壁的房间,可是谁也没有打扰我和这个穿白色衣裙的女人,反正她应该是个熟女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关于水蛇

    2007-01-03

    Tag:

    他喜欢一双白色的鞋,一双旧了穿坏了再买一双同样的鞋,继续穿,他和赫男分手了,前几日遇到赫男,青色的长棉袄,一双红色金鸡的球鞋,我主动跟她说话了,她说她要去北方,又一个北漂的,那他呢?不知道。

    他前些日子给我发了条短消息,他说他在景德镇,应该是在做毕业创作吧,我向他道歉了,他说我脑子进水了,还是很平常,很平淡的在一起,说着什么。记得2年级的那个春天,晚上2点,水蛇就住在离我隔了4个房子的地方,还曾经看到吴佳妮和高赫男帮他搬家,还有那个矮个子的龟太郎,叫什么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。

  • 给一个展览做的poster

    2006-05-14

    Tag:
  • 无题

    2004-10-11

    Tag:

    表象  

    这一刻里

    烟在萦绕

    星火忽明忽暗

    感应

    此间在穿越水中

    风景震动了

    跌落下来

    烟升起来

    水面浅浅的涟漪


    远处的风景

    静谧

    手从身后牵住腰

    以我最喜爱的方式

    近处繁杂的车声

    只剩下表面

    你说要撕毁一切的表面

    可是只剩下

    空荡荡的表面


    我要摧毁表面的迹象

    包装也要烧毁 

    一天晚上我会出现在那里

    在你的手心

    平静而纯洁

    像一只玻璃的小塑像

    你会看到我

    在我的周围将不留下什么东西

     


  • 毛茸茸

    2001-02-01

    Tag:
    毛茸茸的鼻子